网站首页 技术人生 通灵电器的维修回忆录《九》
通灵电器的维修回忆录《九》
编辑时间:2017-04-21 作者:凌建芳 浏览量:194 来源:家电维修杂志社论坛

    这就是我的娘!时刻挂念着我,默默支持着我的一切。我看着娘头上的丝丝白发, 禁不住鼻子发酸,说:娘,你年纪这么大,我怕你吃不消啊! 娘打断我的话:芳妹子,不要说丧气话,娘吃得消!现在建房子欠了这多钱,你弟弟 虽然有工作,但他要买房,要成家,不能指望他负担;你大哥更是没有地方能挣到钱;娘 一直把你当一个男丁对待,娘今天把话说清楚,这房子是你和大哥共同建的,你们兄妹共 有。你大哥懦弱,以后你一定要照看好你大哥,他一个人撞孽哟。 我终于忍不住流泪了,说:娘!你放心,我记住了你说的话,我会好好对哥。

     我和罗江一起重新在东区找到了一个店面。但是这个店子比起氮肥的店子差远了,一是 人缘生疏,环境很差。二是租金物业很贵,三是这里的维修店有好几家。唯一的优点是 罗江在这里搞过一段时间的修理。他可以恢复他以前的业务关系。我发现,呆在乡下大 半年没有接触多少彩电维修业务,许多新的技术发展起来了都不知道,维修中经常遇到 疑难问题,无所适从。我深刻认识了农村和城市的发展时间差,这让我很惶惑和焦虑。 我跟罗江说了我的处境和忧虑,罗江说,芳宝,坚持不了就不要勉强,别把人累坏了, 你眼睛又受过伤;再说,以后有孩子后,迟早会要丢掉这个事的。 我说,你是要我回去吗?我不想回去。我想慢慢地搞一些小电器买卖。

    罗江只是隔三差五的来店子帮一下生意,由于不能将他娘带出来,所以他不能完全天天 跟我一起呆在店子里。他说,你一个人在这里,我担心你呢。 我又不是细妹子,你担心什么哦。我其实也不想呆在这城里啊,与人打交道常常要 换着一副伪装的面孔,心里累得慌;但是我想趁这几年多挣点钱,以后只怕想出来也难 以有机会了! 你总是觉得自己很了不起!芳宝,你就是不挣钱,我也不会说你,我想我也会想法养活 你。罗江有点不悦地说。 江宝!你又讲什么鬼话。我大声对他说:我又没说你不会挣钱,我又没说我比你能 干。你看我娘都在家里想法为我们分担负担,我们不攒劲,过意得去啊! 好好好!我讲不过你,我娘也比不上你娘,行了吧?  我看着罗江,心里怒气直冲。这个气人的家伙!我想对他大骂,但我忍住了,我满 眼怒火,一言不发看着他。 罗江可能知道他说过头了,语气低了下来,说:芳宝,我不是别的意思,我是觉 得让你一个人在这里搞,我心里很惭愧很内疚啊。 你呀!我说,江宝!我晓得你的鬼心思。

    这样坚持了半年,我的店子没有多大的好转,我尝试着搞了一些小电器销售,但效果很 不好,一是因资金不足,货物品种少,价格又没有优势,二者这里离市中心并不远,顾 客大多在市中心大的商场带回来。最主要的一点,我不是做生意的人,我不会使诈耍奸 , 有时还会被顾客耍弄。我感到我不适合呆在城里,融入不了城市。我现在明白,在氮肥 那儿,我完全是因为有义哥他们一家人支持帮助,才成功将店子开下来。 因为租金交满了一年,要到96年二月底。所以我决定如果没有起色,坚持到年底,我 就回去,乡下是我起步的地方,我感到我只适合在乡下,那里没有虚伪和狡诈,有的只 是淳朴和善良。

     八月份,我村子里一个落魄的知识分子刘老师(其实没教过书。我们这里习惯称呼那 些有文化,但没有地方施展才干的人为老师,农村各个地方都有这样的人)突然找到我店子里来,跟我说,他在红旗路与人合伙办了一个职业技术学校,开设了家电维修班, 电工班,焊工班三个班,已有近100人报名,准备8月20号就开课。正规的职教老师请不 起,他极力邀请我去给他教家电维修班。我有点犹豫,说只怕胜任不了。我自己有很多 东西都还搞不懂哦! 他说,你行!我知道。相信自己  我被蹿缀起来了说,好!我试试看! 我跟罗江一商量,决定白天将店子关门,去当老师!而且,我还极力怂恿罗江答应去 当电工班老师!

     在八月底至10月底的两个月里,我和罗江一起在职业学校给那些十六七岁的伢子妹子上 课。罗江有的是实干经验,但理论知识非常缺乏,上课只能对着书本念,我只好晚上帮他 将第二天要讲的理论知识初步领会和熟悉。这时我发现,文化程度对于理论的领悟和理解 有重要影响。我可以不看书,将课堂上要讲的理论内容讲的眉飞色舞,头头是道,使得那 些才出学校门的学生佩服的很,围着我问这问那,凌老师凌老师的叫个不停,,现在想起来 , 那时的虚荣心真是得到极大的满足。 

    罗江有时将他娘托付给他婶婶照顾一天两天,他就晚上不回去与我呆在一起,我们常常 相拥着一起幻想说,要是这职业学校一直办下去,我们一道在这里一直当教师,那是多么 美的事! 但是可惜的是,这个学校只开了二期培训,便夭折了。当时学校招生时对学员的承诺是 , 学员毕业,百分之百推荐工作,本期学不会,下期免费再学。结果真实情况是,学员交200 元推荐介绍费,学校全部将其带队到广东各大电子厂商进行早已联系好的安插,从苦而且 收入最低的拉线做起,有的一月工资只有300元,厂家只负责中餐。300元一个月伙食费都 不够。所以大多数都回来了,找学校解决,学校说我已经介绍推荐了工作,你不干怪谁呢?至于学不会下期免费再学,更是个幌子,学校将学杂费定的很低,其余的什么伙食费,寄 宿费等等算得很高。免费再学,只不过是免了学杂费而已,其他照收。 学员回来一闹,学校的名声一下就搞臭,开了两期,终于没有一个人再来报名。于是做鸟 兽散。

    回到家已是春节前夕。我将店子结束回到家里,我已无心再坚持下去。生意做不起来, 罗江不愿我单独在外搞;他娘身体愈来愈瘦弱,已经要人伺候;更主要的是,我当时已有 三个月的身孕。 96年伊始,我不顾罗江的顾忌和反对,把我家娘接到我家里来照顾,一边帮我娘照看店子 。 附近有维修业务,我还是坚持去搞。罗江在东区间或接到一些电机维修活,大部分时间就 在乡下上门维修。他对于电视机维修很抵触,说技术含量大,收入却提不高,还要不断充 电,只是因为我不能上门搞,又不想丢掉这个业务,所以有时逼迫他坚持下来。我想等我 生产后,慢慢再将这个事情接过来,我终究不愿就此放弃了自己曾经为之煞费苦心的事业 。

    阳历三月初的一天,罗江回去准备春耕播种的事,下午回来,还没到前坪,就大声喊 , 娘!芳宝!告诉你们好消息!特大好消息!话音中掩饰不住极度的兴奋。 什么好消息?我娘被感染了,急不可待地问,看你好久没有这么高兴啊。 京珠高速公路从我家房子过,房子要被征收哦!罗江呵呵的笑,这下好了!我们不缺钱了 ! 还可以新建房子! 真的呀?我一听这消息,也十分高兴!我说,有钱了,我们可以开一个大的电器服务店, 不但修,还可以卖,那就蛮好呢!罗江说,有钱了,不要再那么辛苦了。以后在乡下搞点维修不是很舒服?你不是厌恶城 市里,喜欢乡下么?我用手指戳了他脑袋一下:真是个没出息的家伙! 我娘说,看你们,鸟没见,就射出箭。等征收钱到手了,再说这些也不迟哦!

    我准备古历 三月份给你们办喜事,再不能拖了!可是,可是,我劳累操心了一辈子的娘,没有等到那一天!听到房屋征收消息的大约一个 星期后,我娘正在准备做晚饭,白菜苔子都在案板上切好了,突然往后一仰,跌倒在地。。 。 当我和大哥将母亲扶**,母亲已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大哥急急忙忙出去叫医生,这时我 的叔叔刚好犁田回来从我家门前路过,跑进来看着说,芳妹子,你娘只怕不行了,是中风   我一霎时悲痛万分,嚎啕大哭道,娘!你不会死的,你说你还要给我准备垫箱钱,还要帮 我伴月子,帮我带细伢子呀!。 我娘肯定当时心里清楚,因为她眼睛直直的望着我,不断的流眼泪!手脚全身都不能动弹 了,嘴巴不断的噏动,但说不出一个字,嘴唇已经歪斜了。罗江这时回来了,他一见此情,大声说,芳宝还哭什么!赶快送医院!

     那时我们村子里还没有电话,手机也极少,更没有什么120服务,我们急急忙忙找到一辆农 用车,将我娘送到株洲市一医院,医院第一句话就是赶快交钱抢救。在医院里救治了一个晚上,一个白天,手术也没做,说做不了,已经没有挽转的可能,回 去好好准备。 傍晚我们回到家,我娘眼睛已经闭上,开始出现鼾声。我和大哥大姐在床边流着泪不断的 哭喊。半夜时分,我娘忽然睁开了眼睛,又开始流眼泪。我泪流满面,说,娘,你不要挂 念我,我会挣很多钱,我会过得很好的。。。我说不下去,泣不成声。罗江和大哥大姐姐夫他们一边哭泣,一边说,芳宝,不要太伤心,忍着,小心动胎气,娘 已经走了。 安葬了我娘,我一度万分消沉,感觉人生有时觉得真的没有什么意义,但是看到罗江整天 陪着我,不断安慰和宽心,肚子里的小生命更是一天天长大,在动,在踢腾。我又觉得生 活还是必须好好地面对,我娘操心一辈子,不就是希望儿女们过的幸福安康么。 九月初,我生下女儿,那个月罗江又要照顾他娘,又要招扶我,有时还要出去干活,也够 难为他的。 

    第二年,事情更加接蹱而来:首先是罗江家里房子拆迁,重建,接着他娘也病逝了 ! 好不容易安静下来,年底,我大哥接下来的那个小店子,年底要多备点货,他去进货, 骑着自行车,拖了两百多斤货物,不小心从河堤上摔下来,被货物压着很久,动弹不得 , 伤了手臂神经,几乎残废。。 小孩要照看,大哥要照看,罗江又不愿出去。就这样,我再次出去开店的梦想,终 于彻底破灭。渐渐地,我的维修之路,终于发展到这样一种地步:以上门服务的方式 , 在方圆十几个行政村的范围内游击 ,主修电视机,兼修其他电子电器,由于没有学习制 冷维修,所以对于冰箱和空调,纯粹只能维修电路部分问题;罗江除了维修农村家家户 户都拥有的水泵电机外,近几年搞自来水安装,机械焊接修理。

     罗江常常见我因维修中遇到问题而焦虑,不止一次要我不要再搞了,你以为还是以 前啊,他说,技术发展越来越快,你就是天天学,也会跟不上,何况现在家庭要分去一 半以上的精力,我看你还是安心在家里呆着算了。我又不会嫌弃你。可是我就是不愿让别人来养着我!当初赌气学这个,还不是就是想自己独立。我有 时想想以前高中同学,结婚以后有好几个不再工作,呆在家里想着清福,一样显得安定 幸福。可我却总觉得不甘心,不愿意成为那样的人,就算整天劳神费力,也固执地认为过的比她们充实有意义,这也许就注定了生来是劳心力苦的命运。 最后,借用一个同行朋友给我和的一首诗,作为这个回忆录的结尾吧: 飒爽英姿舞焊枪 韶光尽付电磁场。 巾帼误立须眉志, 不爱红妆爱拆装。    


感觉本站内容不错,读后有收获? 我要捐助作者 让他以后出更多好东东
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