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技术人生 通灵电器的维修回忆录《六》
通灵电器的维修回忆录《六》
编辑时间:2017-04-21 作者:凌建芳 浏览量:194 来源:家电维修杂志社论坛

    我不记得我是如何回到家。从没有如此的失落消沉和难过,就是高考失败也没有 这么难过。以至于那天弟弟回家问我关于高考的事情,我都懒得搭理。家电维 姐,你失恋了吧?弟弟看着我,忽然说。 没有,你乱说什么.我看都懒得看他,躺在床上,将电风扇开到最大,别烦我,我累了想 睡。我翻身趴着,将脸埋在胳臂肘内,掩盖着要涌出来的泪水。弟弟没做声,带关了门出去了。 

   芳妹子啊芳妹子,你以为你很聪明了不起啊,你自以为很高明的主意,到头来恰恰是 算计了自己! 你以为文辉真是傻子啊?他是大智若愚,比你高明的不知哪里去了。随便一句话 , 你的如意算盘就重重的砸在了自己的脚上! 更可笑的是认为罗江对自己一往情深,那鄙夷的神情中无情的推搡,告诉你那不过是 你自己的幻觉你以为你很优秀出众吗?同学朋友都要敬佩你吗?现在怎样了?你不过是他们筹 谋中的一颗棋子而已!我脑海里思绪像波涛般汹涌翻滚,自卑,羞愧,和委屈一齐涌上心头。屈辱的泪 水不断的滴落在手背上,不知什么时候昏昏沉沉睡着了。

     当我被娘叫醒的时候,天已黑了。我娘打开灯,忽然惊讶的说,芳妹子你的眼睛怎么又 是红红的啊? 我想肯定是哭的,我掩饰说:好红吗?难怪有点痛哦。可能是蚊子咬的吧。但我的头确 实有点昏昏沉沉。可能是吹了一下午的电风扇的缘故。娘说,满伢子回来是要问你关于高考的事,你睡着了他就回学校去了。这次又拿了钱去 了。 嗯,是的啊,要钱就给吧。读书是满辛苦的。 可钱实在不易弄啊,你大哥做砖坯没人请了,爹又是病体子。要是满伢子真正考上了大 学,那钱还会要得多些哦。娘,你不要担心嘛,我可以修电视机挣钱啊。那时我和弟弟都读书,不也过来了哦?  娘默默的不做声,出去了。我感到了我娘的重重的叹息。我知道我安慰的话语起不到什么作用。娘的忧虑显而易见 。 以前我和弟弟读书的时候,完全靠我爹放牧一群蛋鸭维持.一年四季天天在外风吹日晒, 结果得了严重的哮喘。丁点事情不能做,走路都喘不过起来。现在弟弟如果真的考上大 学,这该要多少钱啊?这经济负担,我怎能再忍心让爹娘来承受。唯有一心多挣钱,才 可让弟弟顺利读上大学。 可我现在还在想什么呢?还在为不会因为你伤心而难过的人流眼泪;为将自己当成道具 的虚伪小人徒生幽怨;为自己的在别人心中的形象求全责备,患得患失。醒醒吧!芳妹 子!别人的想法和感受,你不必再在乎,你要完善的是你全面的独立,不单是工作,不单是经济,更重要的是心灵,不再漂浮依附于他人。 你必须忘我的工作,努力地挣钱。你才可找回你的自信,尊严和人格的独立。你要象男人一样!只能靠自己。不能重蹈大姐的后路,成为男人的附庸,买个针线的钱 , 都得向男人报告。张贤亮说的好啊:没有独立的经济,就没有独立的人格!连独立的人 格都没有,什么都不要谈。  现在想来。我不知道当初是什么是我有如此的勇气,义无反顾地要去分担家庭的重担。

    弟弟终于考取了一所大学。虽然不是什么顶好的重点本科,但总算是学有所成!我家里 又高兴又忧愁。开学那天弟弟带走了我的积蓄,那时,除了贴补家里的开支,我娘帮我 保管的钱,少得可怜。 从91年下半年开始,我一心放在电器修理上,农保业务一年搞下来,钱没挣到多少,人 却感到劳累得很。农村的电器维修业务,注定大多数必须上门服务。用户地点分散,经 济条件不好,电器质量和工作环境都很差。男孩子上门服务,有些问题还不很突出,可 我一个妹子,困难可想而知要多得多。 首先是交通问题,那时我是骑着一辆26的跑车,晴天一身灰,雨天除了泥巴,还常常淋 湿裤子,所以我不久就保持下雨天不上门的习惯,在家里修理送修的电器。

    但是遇到晴 天突然下雨,那是最倒霉的时候。还有时车子坏在路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你除了推 着它,满心窝火的走路,毫无办法,若碰上头顶骄阳似火,口干舌燥,对维修这一行的 失落厌倦感便会油然而生。 其次是安全问题。上门最要注意的就是防止狗咬。农村里的狗遍地都是。那些离很远就 狂叫的狗倒不怕,一般这样的狗吠的虽凶,但不会径直扑上来咬,只有那些不声不响, 低着头,箭一般窜过来的狗,十有八 九会不咬到你不罢休。我每次进人家门,都是手里 拿着长十字起,一边东张西望,一边问,有狗不?即便如此,我还是被狗咬过几次,好 在多是扯坏裤脚和鞋子,真正咬出血的只有一次。 我除了狗,还要防着不怀好意的人的骚扰。刚开始上门的时候,我娘很不放心,每次 都要我大哥接送。搞久了,我胆子渐渐放大,而且对付这样的无赖痞子的语言挑逗和毛 手毛脚,千万不能气急败坏的与他斗嘴,这样只会挑起他的骚扰兴趣。我往往是一声不 吭,冷眼相待,如果其得寸进尺,就要冷不防给他点颜色,绝不要迟疑犹豫。

    有一次一 个伢子在路上嬉皮笑脸说请我去修电视机,近前扯拉我的手,我见他不理会我的反感, 冷不防用起子柄狠狠的朝他的手背敲去,痛得他呲牙咧嘴,骂道,你这个烈货,老子不 打死你!我二话不说,拿着起子拼命朝他戳去,戳的他连连朝后退。也许是心虚,也许 是手痛得不行,他站着不近前了,悻悻的说,我不看你是个女的,我搞死你!我恶狠狠 地说,我不怕你!臭痞子!其实心里很害怕!

    为了减小被骚扰的情况,我夏天不敢穿无 袖衬衣,不敢穿胸部宽松的 T 恤,至于裙子和低胸衣,更不能穿。那时我整个夏季都常 常是白色长袖衬衣和牛仔裤,运动鞋。以至于到如今都不喜欢那些性感的服装。就连高 跟鞋,我也从不穿它,虽然我个子并不算高。 其实上门服务最烦心的还是收费和配件的问题。我的原则是坚持将收费分作修理费,配 件费和上门费三种。这样可以在用户心中树立技术值钱的概念。凭心而论,我的收费处 于中等水平。农村里的维修费收不到很高。你收高了,农民宁愿不看电视,还给你坏名 声,在农村,长舌妇可以将一个消息以多种版本很快传出几十里路。这是农村的特色, 你唯有勤快多做,才能保证收入。后来农民对于上门费心里不平衡,说做手艺的不都是 上别人家做,从没听说要收上门费哦,于是我就将修理费和上门费合二为一。至于收费 标准,各地绝对不能一概而论,只能具体情况具体对待,俗话说看菜吃饭,量体裁衣, 只能在实际当中才能领会其中的奥妙。农村维修电器,对于维修后的机器性能指标是否 与原来一致,都不太追究,他们只要求稳定耐久。抓住这个特点,一些电器为了保证稳 22 定可靠,可以舍弃一些附加的不常用的功能,甚至可以在这些闲置电路上摘取某些元件 , 以应一时急需。开始我觉得这样做似乎很不光彩,显得很不敬业。,后来想明白了,电器 维修,归根到底就是让其恢复使用功能,如果一味要求尽善尽美,你付出的辛勤劳动用 户感觉不到,体现不出价值,那么你所做的努力,哪怕绞尽了脑汁,蕴含了多么高新的 技术,用户都不愿付给报酬。所以,我的配件备用原则,都是搞一些可以通用的去代换 , 省时省钱省精力,以使综合利润最大化。我认为搞电器维修的朋友,始终要记住,你不 是纯粹搞技术研究的,你是将自己的电子技术,用电器这个媒介作为体现和衡量物,卖 给用户。

    92年,农保业务继续推行,听保险员说,保险公司全面亏损。今年将保险费从6元增加到 7元,我觉得不过是杯水车薪。搞了一年的保修,对于各方面的情况已经熟悉了。很明显保 险公司这种保险业务纯粹是赔本的买卖。主要是下面的保修员不会照章行事。属不属于保 修范畴,这种技术鉴定无法即时实施监督92年伊始,我到姨妈家拜年,义哥也在,他对我说:芳宝,彩电会修了不?我说不会 , 农村里彩电还很少,要修的更是不多哦。 还搞农村电器保险吗?忙不? 还是搞呢,我说,机子倒是修了无数,但是技术没有什么发展啊。 我告诉你啰,义哥说;我的店子准备转让了,与我合伙的顾师傅到广州淘金去了,我现 在在煤气公司任职,没有时间搞这个了,芳宝!,你搞这个店子不?那比农村挣钱的多哦?我能行吗?我修彩电还根本没经验哦! 芳宝怎么胆小了啊?义哥笑着说,你不是常常说,我肯定行的! 那时候是不了解,了解了就知道不简单啵!不要认为很神秘呢,其实任何东西你不学习他的时候,认为很难很深奥,一旦慢慢进入了 , 就会发现也可以掌握的。义哥说的确实有道理啊,我说:可是我一个人怕搞不来吧我又没有开店子的经验。 这没有问题。我家就在楼上,生意和各个方面都可以帮你照顾的!我觉得放掉这个门面 可惜了 ! 刚刚开始有起色了呢!我有点动心了。

    我回家跟我娘说,我娘反对,她说 :芳妹子啊,在家里搞得好好的,又 要到到街上开什么店子?一个妹子,单个人开什么店子,娘不放心,不准你去! 我说,娘,你不知道的,到街上开门面弄钱得多哦!如今都兴彩电了,开店子可以学修彩 电,到时可以跟上发展哦!再说店子就在姨妈家楼下,你不要担心嘛。 你还准备一辈子修电器啊?娘说:燕妹子(堂妹)比你还小两岁,十九岁就嫁了,没想 过自己也该找对象了?还想着到外面开店子,在家里又不是没事做。你自己留意看有没有 合适的,谈谈看。成了家,娘也放心了。 我一听这话,大声说:我可没想过就嫁哦!我只想自己学点弄钱的本事,可不想象大姐 那样,整天在家里,只能向姐夫要钱! 娘蓦然不做声了,神情凄然。我一见触到娘的心事,赶紧说,娘,你不用担心,我会自 己照顾好自己的,如今农村的伢子妹子都作兴到城里面做事,不也好好的哦?有姨爹姨妈 一家人照顾,我没事的,再说,弟弟读书要钱越来越多,我只想多弄点钱哦。等后年弟弟 出来有工作了,我就听娘的话,把自己嫁了算了。 娘沉默了,迟疑着说:那家里的事怎么办啊?你接了这个农电保险,推掉可惜了。 我说,娘,我早就想好了,外面上门的生意就暂时丢掉;农保电器因为是送修到家里来 , 我每个星期天就回来修一天,这样不至于乡里的生意都丢掉。家 我终于说服了我娘,到街上去开店子。

    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开店伊始,我什么都不懂,除了修理,什么事都要学,日 常生活,待人接物,经济往来,物业管理,生意经营,业务钻研。搞得我头昏脑胀,一 度后悔不该来。好在初开始的一个月里,姨妈和义哥帮我各方面进行打点,总算慢慢走 上了正轨。由于义哥以前的业务往来和姨妈家的人际关系,以及难以见到的妹子修电视 机的的好奇心,我的生意一天天好。有时都做不过来了。星期天,我还会回去修一天保 修机。

    这样的操心劳累,我明显的消瘦了许多,自己却不觉得疲倦。现在想起来,那时 年轻真的是无敌啊!这天晚上,经常忙得不见影的义哥不知为啥有时间到店里来了。看着忙忙碌碌的 我,他忽然说:芳宝!你应该请一个人帮忙。你这样一个人撑着这店,是搞不下去的。  我现在是感到忙呢。可是请人我怕请不起啊,我说。 你不要有这种想法。请人不是叫他白吃白拿的,是为了更轻松的挣更多的钱。我看你不 会搞电动工具,你应该请一个会搞电动机械修理的师傅来扩展店子里的业务。 我听了这话,愣住了。义哥的话一下打开了我心中刚刚沉淀下去的一切。我心里莫名的感到一阵隐隐作痛 。 芳宝!你想什么呢?义哥见状,诧异的问。 哦,我在想你说的请人的事啊。 如果你同意,我认识一个熟人,他在湘天桥那个修理店干活。这个人是东区的,在 整流器厂隔三差五的上班,时间很**。主但会修电动机,修电视机更厉害。关键是此人 诚实可靠。义哥说到这里,认真的看着我:我想你应该会满意。 你对他很熟啊?我问。  当然熟了,义哥说:我们北区的家电修理部都认识这个人,他主要以计件形式在各 个维修店帮工,对这一带的客户群很熟的。因为不舍得离厂,所以没有开店,一直打游 击赚外快。 那他在各个维修店游走,不会引起什么矛盾?我感到有点疑惑。 不会的,我说了此人诚实可靠嘛,如果谈得好的话,义哥说,可以长期将他固定在 你这个店子里。这样可以争取一大批客户哦! 那他会愿意固定不啰?我说,我又不至于有做不完的事让他做。 你先跟他谈谈看,如果认为满意就确定下来。 我听了这话感到有点像介绍对象一样。我还要说什么,义哥说,我还有事,我给个他 的扩机号码给你,你打他的扩机,约他明天来看看啰!

    第二天吃过早饭,我坐在店里准备给一台电视机改装遥控,那时遥控机刚刚流行,主要 有三洋系列的 ,东芝的系列,以及飞利 浦的 系列。加装的遥控系统成品市售板,几乎都是使用的飞利浦系列。 , 那时的早期飞利浦系统,没有全自动搜索存储功能,要一个个台存储。我正东焊西拆的 照着加装说明书改装,根本没注意进来了一个人。忙得赢不?来人站在门边,低声问道。 我忙说,忙得赢呢!习惯性的停下来,准备问来人有什么东西要修。 但我看着来者,不禁惊讶地叫道,你,张师傅,是你呀!  张师傅不知为何脸红了,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早就看见你在这里了,以为你是帮义哥 修,原来是你自己单干啊,了不起啊!  哪里什么了不起啊,我说,进来坐啰,今天是去哪里啊?还在文老板那里吗?我问。 张师傅看着我,不好意思的问,义哥昨天没有跟你说啊? 我看着这个像妹子一样说话就红脸的师傅,感到有点好笑,但更诧异,你跟我义哥很 熟吗?,义哥昨天跟我说?哦---!我猛然恍然大悟了:你就是我义哥昨天要我请的人, 对吧? 张师傅笑着,算是承认了。 我也笑了,原来是熟人哦!那好。不知你愿不愿意?当然愿意啦!张师傅喜笑颜开。 那就从今天开始!我大声说,就按照你在飞乐修理店的规矩搞,你看行不?要不叫我义 哥晚上来在一起再商量一下好不? 随便啰,张师傅说。 那怎么行,我既然是请你,总要把些事说一下哦。我见他就凑近我那台改装的电视机看 着,便说:你先不要急哦,你还没告诉我,你还在飞乐修理店搞不?哦对了,飞乐店搬 到哪去了? 我上门维修时,经过那儿,发现店子已拆除,那儿在扩马路。 你不知道吗?张师傅说,文老板去年底就没搞了,在他叔叔单位上班去了。 哦,我停了一下,忍不住问:后来罗江还来过吗? 那天走后,过了两天来了,他是来拿那个月的工钱的。起初文老板不给,说随便就走了 , 要赔损失,两人差点打架。后来我劝文老板给了,我还将那次告诉你的事情的内幕,也 告诉了他,他将信将疑,一句话也没说走了。 后来你遇见过他吗? 一个月前我在东区看见了他,是在公共汽车上,他说他现在在东区开了一个电机修理店 。 |技术交哦,生意好不好?我追问 ] 你们是很熟悉的老乡吧?张师傅看了我几秒钟,说:我们没说多久他就下车了,我还 告诉他说我看见你在义哥店子里,他来过不? 没来过,我摇摇头:也许他忙不赢,或是还恨我吧!

     我与张师傅定的规矩是:如果我有业务要请他,我就打他的扩机通知他,每台电器按固 定金额提取业务介绍费。其实说穿了,维修店请这样的“枪手”,要么是遇到疑难故障 , 要么是做不过来。说明白了就是请人了难。 但是这个张师傅我发现有点不对劲。不管我打没打他的扩机,他几乎隔一两天就会到我 店子里转悠大半天,看着我修理,说这说那。这天他忽然问我,喜欢城市里还是喜欢乡 下。 我没有回过神来,边忙我的边随便说,我都喜欢啊。那总总只能呆在一个地方哦! 我说,喜欢哪就可以呆在哪吗?假如我说喜欢城市里,就能在城市里吗。我又没有城市 户口。 这有什么问题。张师傅说:你可以买一个户口啊,或者跟一个城里的结婚,就可以长期 呆在城市里了。  我不置可否:说得轻巧!买户口要很多钱,我哪有钱。再说了,你们城里的哪个愿意跟 农村的结婚呀。怎么没有人愿意?张师傅急急的说,城里的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哦。那些妹子到城里做事 , 找了城里的伢子结婚了,就可以不要做事了,呆在家里让男人上班就行了。 你认为这样很好吗?我皱着眉头问他。 有什么不好吗?他反问我,堂客不就是这样的嘛。   



感觉本站内容不错,读后有收获? 我要捐助作者 让他以后出更多好东东
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