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技术人生 通灵电器的维修回忆录《五》
通灵电器的维修回忆录《五》
编辑时间:2017-04-21 作者:凌建芳 浏览量:147 来源:家电维修杂志社论坛

   权衡再三,终究没有严格把关,只要能带过去的,发票还是照开不误。我想,我可不会 为了你保险公司的利益,得罪自己的客户,失去自己的生存市场。但心里终究有点忐忑 不安。过了两天,保险员来了。我以为他是为这个事来的,哪知刚好相反,他告诉我说,你发票想开就尽管开,只要不 太露骨就行,那个罗江就是太突出了,所以被开了。这个农保业务是他(指上次来的保 险负责人)负责的,如果业务成绩好,他是可以以奖金方式提成的。上次我提议给你一 点工伤补助,哪知他一毛不拔,说是没有遵守操作规章所致。他 妈 的太厉害了!我都 受了他的样子哦! : 谢谢你为我 操心受累了!我说,那个罗江真的被开了吗?只怪他太心急哦!发票做死的开。也难怪,他确实急需要钱啊。 急需要钱?他急需钱干什么事?  你不知道吗?保险员看着我问道。 保险员诧异的表情,使我觉得我可能真有该知道而不知道的事,在我家里三天,我竟都 没问过他的家里情况。只是因为我那几天对他很反感失望。他娘是个疯子哟。在他三岁的时候,晚上很晚在地里回来,听说被鬼吓着了,不久就成 了疯子。要靠天天吃药,可以懵懵懂懂的由别人带着干活。只要一停药,就歌打舞唱,整 夜吵。。。。他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人,只是种点田,干不了别的事,他这个独子,不加劲 弄钱,以后讨堂客都困难哦。我好意给他搞了这个保修资格的,谁知又指望不上了。。 我听了保险员的话,心里很震惊。晚上细想,难怪他对钱那么看重,难怪他说他娘不 会念叨他。我却毫不知情,对他的言行报以耻笑,我觉得错怪了他,心里不由得有点难 过。 我决定过几天等事情少点的时候,去看一看罗江和他家里的情况。

    我为自己的这个想 法都感到有点吃惊。 这天差点都忘了!28号,今天同学约在镇上相聚哦!我上门在用户家修电视机的时候,才 突然记起这件事,一看10点多了,把事搁下,骑着单车直接就朝区镇上赶去原来今天是同学的20生日!我赶到的时候,同学他们都已在饭馆里了,同学的姨妈也在那 里和许多客人一起谈笑。  我刚进门,同学们就发现了我,七嘴八舌地喊道,凌建芳!班长今天20岁生日,你怎么 这时才到哦。等下要罚你喝酒!由文老板陪你喝! 我见到这么多的同学真的好开心哦,这是毕业后的第一次和同学聚会,我激动地说,我不 会喝酒呢,喝橘子汁可以不?哎?哪个文老板呀? 班长哧哧的笑,模仿我的口气说:哪个文老板呀?看芳宝装得多像哦!同学们哄然大笑, 笑得我莫名其妙。 就是兄弟班的文辉呀!坐在我旁边的杨娟对我说,他还给你写过情书啊。你不会就不记得 了吧?  哦,是他哦,我不好意思的笑了,哪里是什么情书?一篇应用文,让我帮他改错别字。 哦,是他哦!芳宝,他是那个啰?哪个是他啰?还应用文呢!是专门应用于你的罢?  同学们又是一阵起哄。我说,拿我开什么心哦,今天应该是班长的主角呢! 文辉骑着摩托车到了。原来他是到城里特意买了份生日蛋糕,所以迟到了。那时区镇上还 没有糕点屋。

    同学们围了一桌。大家叽叽喳喳,兴致盎然,端着橘子汁当酒碰啊碰,桌子上撒了不少。 班长拿来了一瓶回雁峰白酒,对文辉说,文老板!还敢跟芳宝喝酒不?只要她敢喝,我就 喝! 班长你搞什么鬼呀!我对班长说。你知道我喝不了酒的。 文辉答道:芳宝!听说你也修电视机? 是的啊,班长说一个同学也搞这行,莫不是你吧? 我在市响石岭开店,你在哪里开店?我没开店,我在我当地搞。我说。 生意很好吧? - 不好。 - 技术应该很厉害吧? - 不行,有些毛病要搞半天。你为什么不到城里开个店?文辉说,那会比在乡下好得多。 是吗?可我没有资金呀!技术也不精。还没修过什么彩电呢!我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家电 维修芳宝你想到城里来吗?不嫌弃的话,我可以帮你! -开店要很多本钱吧?我问。 -你如果想开店,我可以借给你资金,随你什么时候还。 -那如何要得!再说我修彩电还不熟悉,城里彩电很多呀!-只要会点基本的就行!什么技术,大部分靠蒙混的! -我感到惊讶和难以致信。蒙混能行啊?唉,如今就讲经济大潮,各显神通。邓主席说:不管白猫黑猫,只要捉得老鼠到就是好猫 哦!我看你在乡下,会跟不上潮流了!你看,你还穿的手工裁缝做的衬衣和长裤,如今时 兴健美裤和T恤哦。。。马尾辫也不流行了哦。 -我听了文辉对我的一番评论,不禁又羞又气,紧咬着嘴唇没有作声。 -班长一见不妙,赶紧使眼色,文老板,先别说这些啰。。。 我是说的实在话呢,芳宝,你其实可以很快改变的。 说得好!我心里气腾腾的再也按捺不住了,大声说:看来我真的要敬你一杯酒!不过你 说的再好,我也不会按别人的意志去改变自己。你白操心了! 当时的声音肯定很大,因为所有吃饭的客人都一齐朝这边看过来。班长一见我发脾气, 连忙说,芳宝,莫听他胡说!我们都觉得你挺好的。文辉,你懂个屁!芳宝是临时在客 户家里挤时间来的。哪像你整日收拾得像个水老倌似的!同学们,我建议,让文老板给 芳宝敬杯酒陪个不是好不好? 同学们自然齐声附和。文辉此时也后悔了,结结巴巴的说,芳宝,我,我只是随便说说,你你莫见怪啊。 随便说说?班长说道,我们妹子的事,你随便评论个鬼哦!一张呱啦嘴!教你个曲子都 唱不得!怪不得芳宝一直不喜欢你。还不赶快陪理道歉!一边说一边给文辉使眼色。文辉看了班长一眼,连忙倒了一杯酒说:芳宝,对不起啊,我喝了这杯,请别生气了 啊!' 我听班长的话,感到奇怪:班长,你叫他唱什么曲子?到底有什么事啊? 没什么事啊,我是刚才上午对他说,要他好好向你请教一下 向我请教什么?我愈发疑惑,班长莫不是你又是----? 班长打断我:莫说这些!芳宝!文辉自己罚了自己。你就莫生气了。来你也喝杯酒消 消气。 你讲到底什么事我就喝酒!我说。 班长看着我,芳宝,你还是读书时的那个芳宝啊!直率干脆。好吧,我明说了吧,文 辉听说你现在也跟他一样搞电器修理,想请你到他店子里帮他的生意,但怕你对他有成 见,所以要我跟你说。现在话已说明,文辉就等你的回答了。 我终于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了。我当时真想就一口回绝了。但我见到班长也和文辉一 样的充满期待地望着我,竟一时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下,我端起那杯酒,喝了一口。 芳宝你同意了?班长问。 我还没决定。我说。不急不急!班长说,来,大家继续吃。。。

    回来我仔细一想,叫我去店子里帮他的生意,哼哼,还不是想打鬼主意,这个想法白 痴都明白啊。文辉这个家伙,今天不见面,倒真差点忘了,人倒是长得一表人才,可惜 脑瓜不灵泛,说话专拣呛人的说,读书成绩一桶炭,但纠缠起女同学来却很有耐心,又 死不怕丑,见到对他笑了一下的女同学就写情书。我看着他就觉得讨厌。 可是这么个让我讨厌的人,居然搞电器修理风光起来了,让我心里感到很不平衡。

     这天,我们村的变压器烧了,全村停电,我感到很气恼,电视修不成,碰巧外村这两天 也没人来请。我担心的还有是电视看不成了,当时湖南电视台正播放电视连续剧《外来 妹》。我被这个电视剧深深吸引了,我觉得里面的赵小云很了不起。一些新的思想理念和 人生价值观,传统道德观,在这部电视剧里,都给观众很大的思想震动。 闲暇来,今天我终于决定到罗江家里去看看。 已经是夏天了。这几天气温很高,还是上午九点钟左右,路上就被太阳晒得烘热,路边 的知了正起劲的的鸣叫。我一阵急,一阵慢踩着单车,心里有点惴惴不安,我为什么要 去看看罗江呢?我已经对他表示了我的意思了,上次分手的时候对他说的话,他应该领 会得到。再说我对他确实有很多不满意的地方,而且我娘也不喜欢他那样的人。我今天 为什么还要去?而且瞒着我娘说是去同学那儿玩。但是去看他的念头,自从保险员跟我 说起他家里的情况的那天起,却一天天在我心里膨大起来,纠结着我的情绪,使我日益 不安起来。 前面是个上坡。我下车一步步推着单车,脸上已挂满了汗珠。天上的云一朵朵从南边的 天际涌上来,太阳照着洁白而晃眼。有时阳光在云朵间隙照射下来,感到更加炽热。

    到了,翻过一个小山坡,前面就是罗江的家了。我心里却莫名的紧张起来。要是罗江问 我来干什么,我怎么说? 凌建芳呀,你怎么变得这样迟疑和畏缩啊。我在心里给自己说,就说来看看不行吗?作 为同行的熟人和朋友,这是很正常的啊! 刚到前坪,大黄狗又窜出来了。我赶紧照上次那样呼唤,大黄狗果然又摇起尾巴。我 蹲下身,试着抚摸它的背,轻拍它的头,狗儿很乖的顺从着。罗江会在家里吗?我起身 朝屋里走,同时喊了两声:罗江,罗江! 从堂屋里出来的是罗江的娘,只见她蓬乱着头发,一身衣服邋里邋遢,两眼直勾勾地 盯着我。我感到有点怕,怯怯的问了声:婶,罗江在家里吗?罗江的娘盯着我,呆呆的 一言不发。我窘在前坪里,不知如何是好。 忽然身后有人问道,你是找江伢子修电视机啵?  我忙转身一看,原来是一个中年妇女在问我。我赶紧说是啊,罗江在不在家?  他到垄里帮别人修抽水机去了,不知道上午会不会回来,要不你到我家去坐一下等等 看,就在隔壁,我是罗江的婶婶哦。 哦,好咯,谢谢你啊!

    罗江的婶婶是个热心而直爽的人,她边给我泡茶边问我哪里人。我说我是合花村的 。 哪知她随即问道:江伢子说合花村有个住在河边上的妹子会修电视机哦。你干嘛不去找 她哦?  我愣住了,随即掩饰道,哦,我,我没去找。听说修电视机不太会哦。我不知道我当 时为什么会这样说。 不会吧?婶婶说,江伢子说她技术好啊,就是有点傲!讲话嘴巴蛮厉害的!哦你家里 电器入了保险不?如果入了保险,江伢子就不能开发票报销。他被撤了点了。 那他如今还在搞不?我急忙问。 主要修一点电动机,生意差的远了,唉,真是撞孽呢,指望弄点钱,又被撤了。 我心里有点乱,怕说下去会露陷,就撒谎说我家里入了保险了,我只能找别人了。  我作辞出来,到罗江坪里,推着自行车往回走,心里很不是滋味。 翻过小山坡,我刚要骑车走,忽然发现田垄里走着的好像是罗江啊?我眼睛不太好,怕 认错人了,就站着想等他走近点。但罗江发现了我。只见他飞快的从田埂上跑过来,大 声喊道,芳宝!芳宝! 我扶着自行车站在路边,望着向我跑来的罗江灿烂地笑。罗江气喘吁吁跑到我面前,衣 上粘了许多稻花。他抬手用衣袖抹了一下脸上的汗水,问:芳宝!眼睛好了么?你怎么 来了?言语中掩饰不住突如其来的兴奋。  我来看看你的情况哦。我说,我眼睛已经不碍事了。 你都知道了吧?罗江情绪霎时低落了下来,我现在只能修点电动机了。一般的保修点没 做这个项目,所以就转给我做,谢谢你给我介绍了几个生意啊。 莫急啰,我说,事情总会慢慢变好的啊。我想罗江要改变这个困境,应该找个其他固定 的事。我忽然想到了文老板的店子。 我说:罗江,我有个同学也是修电视机的,他在市里响石岭开了个修理店需要人帮忙, 你愿意去不? 哦,帮他修电视机还是电动机啊? 肯定都有!而且市里面彩电很多,这是个学习的机会哦。 我修电视机不行的啊!罗江有点顾虑。 别怕嘛,接触多了就会熟悉了嘛。你如果决定了,我就去跟他说说。 罗江同意了。

    我非常高兴地回到家里。晚上我为自己这个主意有点得意,一来断绝文辉妄想的念头 , 二来罗江可以借此摆脱当前的窘境,还可以学习掌握彩电维修技术。 我知道文辉可能不会答应的,因为他的目的是我而不是找替他维修的人。果然,当我 第二天一个人到响石岭找到他的修理店,跟他说完我的想法时,本来喜滋滋的他一听如 此,头摇得像拨浪鼓,不行不行!我是要你来的,别人我不要!  我只好哄他,文辉啊,我知道你的心思,我也不是拒绝你呀!我家里接了农保业务 , 怎么能来你这儿啊?这是我培训班的同学,他技术很好的呐,尤其修电动机跟厉害哦! 再说你这里这么大的店确实需要请人嘛。 生平第一次这样给人低三下四的说话,我很是不舒服。但想想能够为罗江改变一下状况 。 我觉得我这样做似乎很高尚。文老板终于答应了,但他提出了一个荒唐可笑的要求,明年我一定要到他的店子里来,并 要我发誓。我只好说,如果我明年不到他店子里来,来世就变猪变狗,随你使唤。 这个白痴老板竟也信了。我跟文老板谈好,包吃包住,一切不管,罗江只是修理,每天8个 小时。一个月工资500元。但万没想到,后来因为这件事,罗江愤然不再理我,文辉以及班长,也都疏远了我。

     罗江在文老板的修理店干得很好。他电动机维修技术让文老板很是高兴,附近许多小型工 厂,有许多电动工具坏了都来这个文老板开的飞乐家电维修部修理。以前请的一个维修人 员张师傅只擅长修理电视机等电子电器,对于电动机技术生疏,兴趣不大。罗江正好弥补 了维修部的技术缺陷。 眼见罗江慢慢变得自信洒脱,精神焕发起来,而且更可贵的是,他不但不再喝酒,抽烟也 很少了,而且说话也不像以前油腔滑调,变得诚稳直率。我真打心眼里高兴!

    这两个月里 , 我娘说我去姨妈家突然勤了,问我是不是突然遇到许多难题要去问义哥。我娘哪知道,姨 妈家住氮肥厂,离响石岭不过两站路。我每次都是借故要到罗江那里去看看,有时文老板 不在,张师傅也上门去修彩电了,在店子里崁线圈的罗江一见我来了,总要去买些零食来 吃。然后一边干活,一边跟我聊天,于是快乐而甜蜜的感觉就充满了我的心胸。 但在两个月以后,这美好的一切都改变了。

    那天我又到罗江那里去了。但我刚进店门,就见罗江阴沉着脸望着我。我感到很奇怪,就 问他什么事不高兴。他不说话,将我拉到门面前面的街道上,劈头问我:你对文老板做了 什么承诺?! 我一时根本没反应过来。我说,什么承诺?我没有做什么承诺啊? 没有?他昨天跟我说,你答应明年帮他管理这个店子,由你当老板。什么意思?! 这个狗日的文辉!我又气又急,说:罗江,他这是胡说八道。我几时答应他管理什么店子 了? 但我觉得他讲的是真的!罗江铁青着脸,眼光咄咄逼人地直视着我:你还说你要做牛做马 , 随他使唤。你说过这话吗? 我简直要气死了!我大声说,那个白痴说的话你也相信!我是骗那个傻瓜的! 骗他?只怕是你骗我这个傻瓜吧?芳妹子!你好阴险啊?!你假心假意介绍我做事,原来 是要我来帮你们撑门面! 罗江,你胡说!我又急又怒,你白痴的话相信,我讲的就不相信! 白痴的话?你的那个工商所的同学不是白痴吧?昨天她来这儿了!她在我面前夸你好聪明 啊,一眼就看出了维修店的缺陷所在,文老板真是好福气啊,找了芳宝这个内行能干的做 内当家,,,我惊恐万分:我的工商所的同学?班长,她来这儿了?她,她跟你这么说? 心虚了吧!罗江见我说话都有点结巴了,更加认为事情是真的。只见他怒不可遏地指着我 骂道:算我瞎了眼,还以为你是真心对我,没想到你是个阴险卑鄙的小人!昨天我还不相 信这是真的。今天终于知道了!我罗江就算饿死,也用不着你可怜我!  罗江一边骂,不容我分辩,一边返身走进店里,很快,他提着一个装着衣服的塑料袋,推 着自行车出来了,对我恨恨地说:你去做你的老板娘吧,你会没有好下场的! 罗江的每一句话,象针一样扎在我的心上。我气急败坏的拖住他的单车,对他说,罗江, 你听我说清楚好不?我带着几乎要哭的声音。 这时店子里的张师傅回来了,他见此情景诧异的问:罗江你这是干什么啊?要走啊? 罗江没有答他的话。他见我拽着单车,便喝道,放开!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了!一边说一边 硬推着单车往前走,我拗他不过,就索性拦在他面前说:你要走可以,但你先听我把事情 说清楚! 罗江鄙夷地望了我一眼,冷不防将我朝旁边一推:滚开!哪个听你再讲! 我被推个趔趄,幸亏跟过来的张师傅一把扶住了我,他说:罗江有事好好说嘛。  罗江头也不回,骑车就走。 我心里的怒火终于爆发了出来,我对着他的背影破口大骂起来:罗江,你这个没良心的东 西,我恨死你了!再也不愿看见你!.... 

    一切缘由于我那工商所的同学,高中时的班长。原来,文辉的叔叔,竟是市工商局的重要人物。这个靠其兄艰苦供养读书而出人头地的文副局长,倒没忘记报恩,先是花 点钱给侄儿文辉买了个城市户口,接着凭借自己的权利影响,给文辉盘下一个当时认为 吃香的电器维修门面,算是安排了侄儿以后的安身立命之本,以报兄长恩情。但文辉傻 不楞丁的脑袋容量有限,电器修理门面根本弄不了,他一不会修,二不会管理,还是省 不了叔叔操心。我那工于心计,爱慕虚荣的女班长,为了跳到市里,真正过上城里人的生 活,不惜谄媚讨好文辉的叔叔,得知其对侄儿文辉的操心忧虑,竟心生一个念头,对文 副局长许诺,给文辉找个内行的会把持门面的对象,以博得文局长欢心, 于是我成了班长的首选猎取对象。    


感觉本站内容不错,读后有收获? 我要捐助作者 让他以后出更多好东东
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