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技术人生 通灵电器的维修回忆录《四》
通灵电器的维修回忆录《四》
编辑时间:2017-04-21 作者:凌建芳 浏览量:148 来源:家电维修杂志社论坛

    可我还不知道心忧未死住在哪里。那天来我家里看我的时候,正碰上发生那件事,我脑 海里乱七八糟的根本没问他的情况。唯一的情况是他跟我娘说他姓罗。我怎么找呢?我 想到去问保险员,他应当知道。 果然保险员那儿有花名册,他管整个乡18个村子的农保业务。18个村有6个保修员。其中 有两个姓罗的,通过我述说身高长相,保险员说:哦,你是说罗江吧?那个伢子有点油 腔滑调哦!你找他干什么啊? 我说我现在眼睛还没好,电视机没法修,找他帮我来修。  哦,保险员说,是要尽快搞好,你们那村的一些人都来问我还有谁是保修员呢。那我今天下午就去请他来。我说 ) 你真的性急啊!不过也好,他家在太高村离这儿还有十六里路,你要去就快点去。

   保 险员介绍了路线,我当即就出发了。此时已是春光灿烂的季节了,太阳明晃晃的刺耀着眼睛,我加劲踩,浑身热烘烘的开 始出汗了,脸上更是汗津津的。问了好几个人,终于找到了家。 我心里有点紧张,第一次到陌生的人家不是修电视机,而是去求人。  推着单车到屋前坪里,见到堂屋门大开,我刚要叫罗江的名字,猛然一条大黄狗从右 厢横屋里箭一般冲了出来。我平时上门为防狗,都是手里拿着一把长柄十字起子,心里 胆大些,现在手里空空的,而且毫无防备,吓得不禁啊的一声叫,连连说,打死你!打 死你!  黄狗冲到我面前停住,没有近来咬我。只是呜呜的低吼,跟我对峙着,我用单车作掩 护,一边躲一边喊,快来打狗啰!。。。  心忧未死从堂屋里出来了!他看我与狗对峙着,大笑着说,哈哈,你叫声黄宝,就没 事了! 我赶紧喊声:黄宝!果然大黄狗就欢喜地摇起尾巴来了! 心忧未死一脸的坏笑;黄宝好听话哦! 我忽然醒悟过来了:我们这里的方言,芳和黄发音是一样的!我看着心忧未死得意的 笑,想狠狠的骂他,但想起我是来请他帮忙的,只好低声骂了一句,笑你个死。。 心忧未死不笑了,一边将我迎进屋,一问我眼睛好了没有。我说:还看不清电路板 。 我那里有好多电视机积在家里了,我想请你帮我去修哦 ) 心忧未死立刻皱起了眉头。我一见,忙问,你不愿意帮我去修啊? 心忧未死说,不是!你来看。

   他将我带进厢房,我一看,许多的电动机拆开了放在地 上,有的已经崁了新线圈了,一条长条桌上放着三台已开了盖的电视机,其中一台还通 着电;一张只剩下铺板的木床上,也是堆满了电视机和收录机。我羡慕地说;哦呀!你的 生意蛮好啊! 就是的啰。心忧未死说:我自己还忙不过来呢,你那里又叫我去,怎么办呢? 我一听他这样说,心里凉了半截。我说:你忙不过来,那就算了。。。 心忧未死望着我,芳宝!我没说我不去啊!明天去要得不?今天我要修好那三台电视机 , 别人催了几次了。  那行!我说,那我回去在家等你啊。 你就要走吗?坐一阵啰,哦,你帮我看看这台电视机是什么问题。场总是稳定不下来 , 我搞了两天了还没查出哪里的问题。  我一听有电视机故障要修,立刻兴奋起来,一边朝电视机走过去一边说:我看看什么 问题?   心忧未死看着我说:芳宝你真是雷厉风行哦,莫急!看你满脸是汗,我去端水来你先 洗个脸啰 

   等心忧未死打来洗脸水,我已发现了问题了。我一看机子电路和现象,就知道是 AGC 检波二极管反向漏电的毛病,这个现象我见过多次。  心忧未死将信将疑,AGC 毛病难道只会影响场同步吗?我可只检查同步分离之后到场 震荡的的电路。 就是的呢!我说,你换掉那个辣椒籽样的二极管看看,保证会好。  心忧未死在信号小板上找到那个二极管,拆下用1K 档量,不漏电,再用10K 档量,真 的漏电! 换掉,电视机修好了。 哦呀!芳宝真的厉害啊。我要拜你为师呢!来,徒弟给师傅洗脸。心忧未死边说边真 的拿着毛巾来给我擦脸。 你放正经点好不?!我一把夺过毛巾,白了他一眼,难怪别人说你有点油腔滑调呢! 你放正经点好不?!我一把夺过毛巾,白了他一眼,难怪别人说你有点油腔滑调呢! 心忧未死讪讪地笑:芳宝你好伤徒弟的心啊。徒弟服伺师傅是理所当然啰。 你还有完不?我有点恼了:哪个是你师傅哦? 不跟你说了,我要走了,明天我等你来 啊。我边说边朝外走。心忧未死见我要走,又说:芳宝,要不是这样的:今天你干脆帮我把这两台电视机也 修好。我明天跟你一起去。我觉得这个人很难缠,但为了请他帮忙,又不好断然拒绝,想了一下说:修电视机可 以,但我今天是要回去的!我可从来不会一个人在外面歇哦。 好咯!现在还早呢,赶紧帮我修好这两台电视机啰。 于是我立即开始帮他修那两台电视机,这两台可没有那台容易,一台是灵敏度底,图 象声音噪波干扰很大;另一台是无声音。为了早点回去,我不顾眼睛还不能劳累,与他一 起凑近线路板翻来覆去的查看和检查。好不容易查出毛病了,我一看外面,急了,天已开 始黑下来了! 

    我立刻朝外面走,说,天快黑了,我走了,明天等你来啊! 心忧未死说,芳宝,你眼睛不好,等下天黑了你如何骑车走哦,在这里歇一晚明天一 起走吧。你放心啰,我娘插田就会回来了,你晚上就跟我娘一起睡啊。 不!我厉声说,就算我放心我娘也不会放心的!我一边说一边已到了前坪。 心忧未死紧跟出来,我看得出他也感到有点为难。可是我此刻心里越来越急,不顾他 着急的劝,骑上车就走。. 天很快黑下来了,我眼睛本来就不太好,在学校里就有点轻微近视,因怕别人嘲笑 , 一直没有配戴眼镜,如今被雷电灼伤,明亮处看东西都有点朦胧,现在天黑了,十几里远 的路,又不熟,如何骑得单车?走了没多远,我就几乎一点也看不见了!心里又慌又急,害 怕摔跤,只好下来靠着感觉和微弱的天光推着车摸摸索索的走。我此刻心里恨死了心忧未 死不该叫我修机子。这个人真是心怀鬼胎,他肯定知道我不会在他家歇,故意这样的,以 为我会没办法。这个阴险小人!我恨恨地自言自语,想算计我,哼,我就是一步步挪回去 , 也绝不让你得逞的!

     路旁的水田里,已经差不多都插上了秧苗。大大小小的青蛙,在田野里做死的叫,十分 噪耳烦心。好在路还有两米来宽,我睁大眼睛推着车走,不久就觉得眼睛发涨发痛。以前 上门修电视机,回来天黑了时,我大哥每次都打着手电到半路上接我。今天他又不知道我 到这里来了,接都接不到。又气又急加上有点紧张害怕,我感到脑袋有点恍恍惚惚了 ! 这时,我忽然听到身后远远地好像传来喊声:芳宝----!我来啦,等我一起走啰!我回头看 去,看见一团手电光在后面隐隐约约的来了。原来是罗江骑着单车追来了。 我心里骂,喊你个死!害我走夜路。任他在后面不断的叫,就是不答应。我将自行车放倒 , 坐在车杠上,等他走近。我也不想再摸下去了。 没多久罗江走近了,他见我坐在横躺在地的车上,支起车子急忙问,芳宝你绊倒了?说完 就要来扶我。 死开些!我气咻咻的说,就是你要我修那两台机子,害我摸黑绊倒!我的脚都摔痛了 ! 我故意这么说,想让他说些安慰的话。 罗江信以为真,急忙上前来说,你打手电,我来看看,还能走不? 我能走早就走了!你以为我是等你啊?我接过手电照着他的脸,看见他汗津津的脸蕴满 了后悔和难过,我感到有点好笑。 你莫照我的眼睛啰,罗江说,照着你的脚看看,我帮你揉一下好不咯? ? 我见他蹲下身,在我面前一心一意要察看我的脚伤在哪里。  真奇怪!一霎时,我那一刻内心充满了柔情和歉意。我轻轻地拿开他的手,说,你好易骗 啊。蠢宝!我没绊跤,白你的哦! 罗江腾地站起来说,好啊,想不到你也撮起我来了啊。 我跟着站起来,嘲笑道,嗤!你以为你很聪明啊?我见他额头尽是汗,伸手帮他抹去。 芳宝 ! 罗江说:我晓得你比我聪明好不?而且我还晓得,芳妹子是刀子嘴,豆腐心哦。 去你的吧!我将单车扶起来朝前走,改下你的油腔滑调看看!我改不了哦。不过你要我改,我不改不行啰。罗江打着手电在后面照着路。 狗改不了吃屎!我说 (  狗不会吃屎吧?我家黄宝应该没吃过那脏东西吧。啊? 你--!我气急,你才吃那东西呢!  我与罗江一边走,一边不停的斗嘴。

    田野里青蛙在欢乐地唱着,重重的露气清凉冰爽,空气里弥漫着不知是橘子花还是柚子花 的花香。我走得浑身发热,心里一种莫名的感受慢慢弥漫开来,隐隐约约是朦胧的甜蜜, 和淡淡的忧伤。 这难道就是异性之间最开始的那朦胧而纯洁的情愫吗?那晚的我,心如揣鹿般的一遍遍悄 悄问自己,黑夜里,乱了心,红了脸。 )  如今看来,肯定是了。不然那个四月的晴朗的夜晚的花香,如何会如此芳醇地长留在我的 脑海? 走了一大半路,大哥打着手电徒步来接我了。原来娘见我天黑还没到家,于是到保险员那 里问,知道我到太高村来了,就急忙派大哥路上来接我。 罗江在我家帮我修了三天电器,期间有时故障较复杂的机子,两个人就在一起琢磨,我 娘就在旁边默默地打量罗江的一举一动,我知道她在想些什么。我隐隐感到有点不安。 '电器修得差不多了,发票也开完了,我准备到区镇上去换发票,罗江也准备回去了 。 我们一道出来,到了绣花桥,该分手了,我拿出100元钱说:罗江,谢谢你帮了我的大忙 , 这点钱就算工钱,我也不管多了还是少了,一定要收下!不然下次我不好再请你帮忙哦 !  你认为我会要你的钱吗?罗江有点生气了,我们俩干嘛要分的这么清楚啰? 什么我们俩呀俩的!亲兄弟都明算账呢,何况我们只是同行的朋友啊。拿着!我一 把将钱塞在他手里。罗江愣了几秒钟,低声说:好吧,我接着了啊。 我心里有一种内疚的感觉。我真诚的对他说,快回去吧。你出来三天了,你娘该挂 念你了。我走了啊。我刚要骑上车,罗江忽然叫住我。你去换发票吧?身上还有钱么? 我心里一惊,是的哦,我怎么忘了啊?身上可只有20块钱了哦。电光火石之间,我 不动声色地说:我有钱呢!你快回去,省你娘念叨! 我娘不会念叨我的。罗江低声说,眼光显得迷茫无神。 我看了他一眼:你胡说些什么。再见了啊。 . 我骑上车头也不回的走远,忍不住回头看看,罗江还站在绣花桥上望着我,我眼睛 还没完全恢复,远远的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打算就算去镇上工商所跟同学借钱,也不让罗江将那100元钱还给我。我觉得应该早点与罗江保持清楚的界限。

    在我家的三天里,罗江的一些表现,让我很反感,他说话依然油腔滑调,难以分清 那一句话是严肃认真的。这还罢了,他也爱喝酒吹牛,抽烟也很有瘾,弄得我房间里尽 是烟气酒气(我修电器就是在我房间里)。我很生厌的样子可能罗江发现了,因为他几次 将烟拿出来又放进了口袋。 ,  我母亲悄悄对我说:芳妹子!这个伢子有点油里油气,你要注意啊! 我注意了,娘。我说,我只是请他来帮忙的,下次不会请他了。 到了区镇上,我的同学见到我说:芳宝!好久没见你来了,今天来得正好!告诉你,这个 月28号,许多同学会来我这儿玩。你也一定要来啊 。而且有个要来的男同学也是搞无线电 修理的哦! 哦,今天还只有3号哇,是哪个男同学啊 同学神秘地笑着说,到那天你来了就知道了啊!

    回到家依然是忙忙碌碌。 我的眼睛一天天恢复了,只是右眼果然比左眼视力明显差了。我知道这已经没办法挽 回了,就是不再修电器,白内障一样会发展。我怎么能放弃这一行呢?我已爱上了这一行 , 已经有点痴迷了!我感觉自从我干这一行,村子里的人对我家都改变了看法,变得客气和 愿意亲近了。我的维修已成了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弟弟上学的钱,家里的开销,几乎都 是我负责。母亲常常自责,说对不住我,别人家的妹子挣的钱都是自己攒着,我家里却把 我当伢子使。我安慰我娘说,娘你别挂念我,我以后的命会很好的! 自从那晚被雷击,我就规定自己,雷雨天坚决不再修电器。不是特别忙碌,晚上也不 修。这样,晚上我不再常常搞到深夜,吃过晚饭,看一会电视,我就躺在床上看书,有时 也胡思乱想。奇怪的是我还是常常想起罗江,想起那个难以忘却的夜晚。但接着又告诫自 己,罗江有什么好啊?一副吊儿郎当的脾性,抽烟喝酒爱吹牛,家里穷,初中没毕业,搞 这一行,又不钻研,整日里只谈论如何捞钱。真的俗气!我强迫自己不去想,却总做不到 。 我不禁责怪自己:凌建芳呀,凌建芳,你平时自认为做事果断干脆,这点上怎么却藕断丝 连啊。

     天气一天天热了,电器送修的比前一段时间越发多了,为了照顾不属于保修的业务,我 还坚持上门做。这是维修最繁忙的时期。那时侯电风扇是热天使用的主要电器,我在学 校里可没学过,只好自己琢磨着拆开维修,如果是线圈坏了,我可不知道怎么更换线圈 。 如果用户要求更换线圈,我就将他介绍到罗江那儿去,那天见他那儿有许多电动机在换 线圈,我估计他应该擅长。

    这天我正在家里修电视,保险员领着保险公司有关负责人来到我家。我以为是为我被雷 电击伤的事来的,谁知他只是随便问了几句就说起了他来的目的:由于各地保修员把关 不严,只要是入了保险的用户电器,一律都开具了报销发票,造成保险赔付金额严重超 出预计。因此特要求你们严格把关,不属于供电异常所致的损坏,一律不得给予报销。 那个太高村的罗江,典型的弄虚作假,一个人的发票金额,竟占了全乡的将近一半!公 司已决定取消他的保修员资格,当地的保修服务均分到周边保修点。我听到这里,心里感到很不安,如今90%以上的农户都加入了农保,取消了罗江的资格 , 意味着罗江已无电器可修!    


感觉本站内容不错,读后有收获? 我要捐助作者 让他以后出更多好东东
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