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技术人生 通灵电器的维修回忆录《一》
通灵电器的维修回忆录《一》
编辑时间:2017-04-21 作者:凌建芳 浏览量:156 来源:家电维修杂志社论坛

  站长记:通灵电器应该算是大我一轮多吧,算是维修界的前辈了。以前在维修论坛的时候看到她写的回忆录,觉得写的很好。其实每个自立自强的人都是值得尊敬的。后来得知她因病去世的消息,觉得很震惊惋惜。当时就把文章拷贝下来了。现在再次发表出来,只为展示我们技术人员的风采。祝愿她在天国安好。  


  最近一段时间没有登陆论坛,主要是到一同行那儿去学习平板机维修去了。在那儿混了半个来月,真正正儿八经坐下来面对机器的机会很少。都是跟着上门安装。我对此并无多大兴趣,只是想熟悉平板机器的构造原理及维修经验技巧。但同行似乎对于维修已经没有兴趣,只是热衷于销售和安装。我没有足够的资金进行经营,也没有做生意的兴趣和特长。只好告辞回家。老公对我冷嘲热讽,儿子也怪我不管他,甚至于以往的客户被冷落了许多。虽然叮嘱老公勤快点替我上门多做。但这死家伙恶性不改,逮住机会就打麻将,以至于许多业务都被丢掉了。真是扁担无扎,两头失塌。重新收拾起工具包,走在去客户的路上,对于自己从事的这个职业,忽然产生了重重的失落感。眼见昔日的同窗姐妹,一个个悠闲地在家里扮演着贤妻良母的角色,一样的显得安定和幸福。而自己,生性好强不服输的我,整日里在电子电路和图纸里殚精竭虑。自认为活得比她们自信,独立,充实。但是现在这种感觉越来越淡漠和觉得不堪一击。我甚至怀疑,女人生来就不适合做这一行,当初因为一个赌气的念头,加上自己执拗的臭脾气,鬼使神差地走上了这一条不归路。

89年,我高考落榜回到家里。当时高中的同学,有的考上大学,鲤鱼跃出了龙门,喜笑颜开,有的是城镇户口,招工进了技校学习,也算已经有了稳定的工作。也有的进城里的宾馆和饭店,当上服务员,早早踏进社会的大门。只有我,农村里的妹子,好歹高中毕业了(当时高中毕业的农村很少,村里人动不动就称呼为读书人),却高不成低不就。起初村上支书找到我,要我干文书之类的事情,后来厌恶村干部的阳奉阴违的嘴脸,也主要是不合群,一个月后自己不干了。后来姨妈要我去学缝纫技术,可是我第一天就跟师傅顶嘴 ,说她画的线条不够科学,自然在师傅的怒骂和姨妈的斥责中结束了我的学徒生涯。那时的我,倔强而不服管教,从小就有点男孩子的野性,我愤愤然回到家里,对母亲说 : 我今后再也不靠别人吃饭,自己独立挣钱养活自己。 母亲叹息说,芳妹子啊,你不学手艺,农村里你女孩子能干什么挣钱啊。 我说,就算我跟大哥每天去做砖坯,也不愿去受那当学徒的气! 第二天,我气鼓鼓的当真跟哥去做砖坯。但那力气活那是女孩子做得了的。咬紧牙关坚持了三天,我在村里人的耻笑声中痛哭了一场。看那芳妹子读了这么多书,回来一样还不是扳泥巴坨!

我当时痛定思痛,决定出去学技术,学一门要有文化才能胜任的技术,这样一来竞争群体相对较少,二来可以体现读书的价值,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这当儿,我堂兄对我说,你读了这么多书,我看可以去学修电视机,那事好弄钱的!我夜里一想,是呀,那是电子技术啊,尖端科学哦!第二天一起床,我就对我母亲说要去学修电视机。 母亲很迟疑,你学得成么?听说很难学的。况且没见过女孩子学这个啊?我说,娘,我学的成! 母亲见我很坚决,就说,你表哥是厂里的电工,你去跟他学吧!

第二天,我到我姨妈那儿。一听说我要学修电视机,姨妈高声反对:你还学得修电视机成?你表哥搞了几年了,有些东西还要搞几天才搞好的!要不我要你姨爹想办法把你招进厂里当纺纱工。我听姨妈说表哥几年了还不精,心里也有点畏惧了,但她反复强调我学不会,把我的倔脾气弄起来了。我说,我不当纱工,就学修电视机!吃过中饭,我憋着气从姨妈家出来,推着自行车刚出厂门,恰好碰见了表哥,他腰上挂着一个电工用的工具皮插,背着个帆布工具袋。表哥一见是我,说,芳妹子你几时来的? 我说。我上午来的。义哥,我想跟你学修电视机!表哥当时很诧异。芳妹子你想学无线电?你们妹子学这个不合适吧?我说,我就想学!你愿不愿意教我? 

表哥看着我笑。,说:你还是小时候一样拗。如果你真的打算好了,行!我支持你。不过我可当不了你的师傅。首先你应当先看看书,再到电视机厂培训班去培训。你跟我回去,我拿几本书给你看,看你自己觉得有信心不?

我说 : 要得,不过刚才姨妈反对我学,我不想又回去碰见她。 

表哥那眼睛斜着我,你还蛮傲啊?,说完就走了。

我见表哥生气的走了,心里很后悔。但嘴里嘟哝着,没有勇气去妥协,想着想着很憋气 ,慢慢地推着车往回走,闷闷不乐的正准备过马路,突然听见表哥在后面大声喊我,芳妹子 ,你不要书啦? 

我回头发现表哥拿着书向我走来。我赶忙掉头,表哥已跑到我面前。这三本书一本是修黑白电视机的,一本是修彩电的,一本是无线电杂志合订本,你先不要看彩电书,先看这两本。一个月后,到我这里来,我帮你联系电视机厂培训班。

义哥,谢谢你!

不要讲谢,打算学就不要三心二意,要是半途而废,你姨妈会笑死你去! 

我说;我肯定会学得成!

表哥看着我,笑了。好!我回去吃饭了,书别掉了啊!过马路注意啊!

我送走了义哥,骑着自行车飞快的回到了家里。

以后的一个月里,我天天捧着那两本书看,好在学校里学的物理电学知识还有点基础 。虽然有点吃力,但基本能看得下去。可惜的是家里那时黑白电视机都没有,当年家里为了供我和弟弟读书,搞得一穷二白。看了一个月的书,纯粹只有点基本理论,电视机内部是什么样子,根本没有见过。这时我才感到义哥说的进培训班,实在是非去不可了。 说来也巧,同村一初中同学,小时常在一起玩耍,直到懂得男女之别后才交往少了---------忽然来我家,原来他听说我在学修电视机,于是抱着个红灯牌收音机要我修,说电池装上去喇叭嗑嗑叫,但不讲话。我说,我还在看书呢,什么都还不知道搞呢!想去**学习同学忽然说,对了,昨天我看电视,电视里打广告,说无线电二厂开电视机培训班,明天就开始报名! 你赶快去。。

我问:要好多钱?

同学想了一下,我没仔细听,好像是两百多。

晚上,我跟母亲要钱去培训班,母亲说,芳妹子,家里哪有这多钱啊?要不明天早上要

你哥跟你大姐去借借看?

我说,不要哥去,明天早上我自己去!

第二天天一亮,我就骑着自行车到大姐家去。到她家里,发现姐姐姐夫两个正在斗嘴,两个人都在脸红脖子粗的互相指责对方,原来是为了用钱的事。这下子我心里惴惴不敢开口提借钱的事。在姐姐家里吃过早饭,我几次鼓起勇气要开口,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倒是姐夫看出了的什么,问 : 芳宝今天来有什么事吧?难得来一趟啊。我趁机赶紧说,姐夫,我想跟你们借钱去学修电视机。姐夫很干脆,问要多少钱,我说要300元。姐夫就叫姐姐去拿钱给我。当时姐夫是窑厂的技师,经济很活泛。我心里很高兴。第二天,我一个人骑自行车,根据同学告诉我的地址,找到了市无线电二厂开设的培训班,第十期正开班,已上了一天课了。学习两个月,一个月学理论,一个月实习,学费230元,寄宿费10元,合计240元。

闲话少表。一个月的理论学习,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作用,因为在家里看书知道了多少,上了一个月课,没有接触到一点新的知识。盼着实习到来后,原来厂里的做法是,学员自己掏钱在厂里购买一套散件,自己照着图纸独立装配成功,就算实习完毕。我哪里有钱购买散件,没办法只好趴在旁边看着同学装,找机会帮忙实践一下。当时班里连我只有四个女学员。有一个跟我要好的,她要装两台,买一台给亲戚。但她自己没有把握装出来 ,就叫我帮忙装一台。我喜出望外,认认真真,一丝不苟的一个元件一个元件地安插,焊接 ,检查,剪脚。反复对着图纸检查比较,生怕搞错烧掉,交不了差。最后上显像管插座时,我愣是没胆量,怕搞坏,因为从没接触过显像管,后来还是老师帮我插上去的,现在想起来真的好笑哦!不过老师没笑我还在班上夸奖了我。因为我装的这台电视机一帆风顺,一次性通电就出现了图像和伴音(采用的是7611,7176,1031集成电路结构,都用声表面和陶瓷滤波器,调试几乎可以省略)。当时我很高兴,感到了成功的喜悦,后来考试时,理论我打了99分,实践打了80分,成功的拿到了电视机维修技术执照,只可惜上面标明,初级 ,黑白电视机维修。我高高兴兴拿着技术执照到姨妈家,向表哥报喜。没想表哥当头给我泼了冷水 : 这执照说明不了什么呀.只不过表示你学过修电视机罢了,会不会修,有没有人找你修。还得靠你自己一点点努力哦!虽然感到表哥太严肃,但觉得他说的话,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是啊,学出来了又怎么开始打开修理的局面呢? 回到家里,大哥和母亲及弟弟都围绕这个问题发言,大哥说,村里人都知道你学修电视机,自然有人叫你去修。母亲说,我帮你到村子里去宣传。父亲说,象补锅一样,出去四到处喊,修电视机----------!大家都笑了。我说,我才不喊呢!我怕丑。父亲说,你不吆喝 ,哪来的生意!最后弟弟决定,贴海报。由我写,他自告奋勇出去贴,我觉得这个办法行,于是用红纸写了十张海报,大概内容依稀记得是:为方便人民群众,满足人民精神生活需要,特开展无线电修理服务。服务内容,电视机,收音机。地址,****x,联系人**.弟弟拿起一溜烟的出去了。回来后大声对我说,姐,效果好!好多人围着看!都问我是谁修!我都告诉他们了,我还帮你吹了牛皮呢!。。。我一面责怪弟弟不要吹牛皮 ,一面心里感到很高兴,毕竟在这一方面,迈出了开始的第一步。明天着重讲述我修第一台电视机的经历。不知道有多少人愿意我继续讲下去。我发此帖的

目的,是想重新唤起维修行业勤奋务实的良好风气,不知是否能达到目的。

广告贴出去了,我以为马上就会有人来找我修理电视机,于是第二天马上到城里买回一块93型万用表和一把35W烙铁,三米长焊锡丝.(那时焊锡丝可以零卖,一整卷要40多元,我没有足够的钱。)还买了一把尖嘴钳和一把十字起和一把一字起,忘了买松香,回来跟我拉二胡的叔叔搞了一大坨松香,就在家里练起了焊接。那时叔叔不知在哪里搞到一台废电子管收音机,拿给我问我修不修得好。我见都没见过电子管,就说修不好,我没学过电子管 。

叔叔说修不好就给你做配件,那上面的小爆竹你拆下来有用吧。他说的小爆竹,实际就是那些绿色的,功率有两三瓦的碳膜电阻。我全部拆了下来,用一个小铁盒子装着,这就是我最起始的配件了,我整天就将那些电阻量来量去。那些电阻值都是用数字直接标明,没有色环的换算过程。将近一个星期过去了,没有一个人找我修电视机,我非常泄气。母亲在村里不知谁家里讨来一台晶体管收音机,没有声音,要我修好,好打开门面。在培训班,我根本没接触过收音机知识,只在班上见一个来学之前就跟过师傅的男学员,拿着一个收音机在修,看他熟练的使用万用表和用电烙铁进行焊接的动作,我非常羡慕。后来又看他修理学员组装电视机的毛病。万用表和电烙铁的使用方法和习惯,就是从他那儿学来的,到现在都还保持着当年的习惯。比如测量电视机电路电压时,将黑表笔插在显像管椎体石墨层编织地线上 ,就一直习惯这种方式。直到后来修彩电时,此方法有时造成测量误差,才慢慢改掉。 


感觉本站内容不错,读后有收获? 我要捐助作者 让他以后出更多好东东
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