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岁月留痕 致我逝去的青春
致我逝去的青春
编辑时间:2017-05-10 作者:金满斗 浏览量:174 来源:原创

原文发于2015年2月我QQ空间

  终于到了怕过年的年纪了,明年也就是我的本命年。人生已到小中年,趁着今年春节,感怀下我已经逝去的青春。
 

  铁娘子
  去年服役了我10多年的大阳90摩托车终于撑不住了,在我眼里它就如一个病入膏肓的老人。我前几年买了豪爵125后这个女装车就一直是老婆骑的,去林场来去方便点。终于,为了老婆的安全,推到卖摩托的那里加钱换了辆车,随即也被送到了废品收购站,也算结束了它短暂而又辉煌的一生吧。对此老婆有些怨言。当时我也没太多的时间解释,再者就如我一直所说的,什么东西都是有个期限的,就如人一样,终将老去,只要使用者在使用过程中将它性能最大化了,就不枉那一生。
  02年年底,我和老婆结婚了,那时候我们农村的结婚陪嫁一般大都还是摩托车,现在想想中国的经济这10多年发展确实很快的。当时我有个嘉陵70的摩托,我经常叫它“铁哥们”。结婚时去买车是隔壁修摩托的朋友推荐的,说大阳90的女装车车不错,发动机好噪音小。当时巩俐大姐做的广告,风驰天下,大阳摩托。那精气神,倍棒。加上我个子小,看着高头大马的125似乎有些不自信。好,就它吧。它就是我心中的“铁娘子”啦。
  事实证明,大阳的女装车确实不错的。但现在想来,也许我选错了车。当时刚开始做生意,做什么热情都是很高的,铁娘子本身身材娇小,并不适合负重。但我那时也是什么都不管不顾的。开春了雷雨季节卖蓄电池和捕鱼器,经常晚上载着我和老婆跑到相隔12公里的市里。再载上4、5个20多斤重的蓄电池匆匆往回赶,终于,在一次经历坑洼地面的时候,由于速度过快,负重太多,只听轻微“啪”的一声,货架压变形了,落下了个“终身残疾”,现在又让我想起了经常在大公司里流行的一句话“女人当男人,男人不当人”。悔人不倦啊!
  那时候铁娘子陪我跑“长途”是常事,每年总要跑几次60公里外的沙市,顺便到荆州去玩玩。我这人,不知道是个什么身体素质,说不晕车吧,饭吃的个刚刚好可以,太饱或者有些饿的时候搭长途车,总是搭到一半的时候泛着恶心。老婆更是晕车的厉害,搭个12公里的小短途都吐的昏天黑地的。因此铁娘子是我们最理想的上沙市的工具了,不着急。路边一边走走,到了沿途的小镇就看看,看看同行在经营什么,现在有什么新奇特的东西,不知不觉就到了沙市,并不会觉得累。车子也争气,7.8年间从来没有在路上出过什么意外。儿子还在老婆肚子里时(当时大约5、6个月)也就陪着跑了沙市,现在想想还是很危险的。后来也带他到过几次荆州,他似乎对荆州并不大感兴趣。我想大概是因为他还小,荆州吸引我们的历史文化内涵他还不能感受吧。
  也许是受修车朋友话的影响,他说车还是要适当跑跑高速的,有时候一人骑车,视线良好无人的情况下,我也将油门拧到底几分钟,现在想想轻飘飘的车以90码的速度狂奔,是多么的危险啊。但那时年轻气盛,也并不觉得。什么田间小道更是它的特长了。只要人能走的地方,没有特超90的弯,都有我和它的身影,也算人车合一了。
  终于,它老了。长期的烂路让它跑起来浑身叮当作响。当然这也是8.9年以后,也算超期服役。外壳也不再漂亮光滑。不小心的翻车和碰擦在它身上留下了大大小小的印记,刚好我们承包了半个林场,就让它从第一战线上退了下来,给老婆偶尔骑骑。去年,终于进入了废品收购站。结束了它平凡不光辉不伟大的一生。但我想,它也是无悔的,它负重经常,长途平常。山邱小道更是不再话下。比起那些长年闲置在家的名车豪车来说。它值了。
        谢谢“铁娘子”陪我走过我青春年少的10多年。


   无名餐馆

  我这人有个习惯,不喜欢在离车站之类的交通集中地买东西和吃东西,也许是一种自我保户意识吧,总觉得那里的品质是低劣的。价格是高昂的。但还是有意外的。
  刚开始卖电器手机那会儿。有时候跑跑宜昌,因为宜昌离我们其实也很近,搭火车2个小时就到了,交通还算方便。主要的是有一些东西宜昌的价格下来了,而沙市这边还没降价。按惯例一般不在车站附近吃东西,但那天扛着个接近40斤的货,几步走来小身板累的不行,刚好肚子也饿了,就在离宜昌火车站半坡上的小餐馆里搞个小炒吧,麻辣牛肉。我以前很喜欢吃的,吃起来口味地道,巴拉巴拉就吃完了,走时想特意看看招牌,前棚后店的,一块小招牌早已被烟熏火燎,哪里看的清。无名吧!
  去沙市那会儿,主要跑江汉南路,江汉路里面的小巷子里进去,有很多餐馆。第一次和老婆去,哪家吃饭好呢?慢慢走着,刚好看到一个“无名餐馆”,似乎店名甚合我心意。就这家了。进去店里面很干净,位置不大但还有几个包间,什么“醉翁居”啊,“太白阁”。老板娘40多岁,身材丰腴。脸较白,对我们微微一笑,整了个火锅喝了点啤酒,帐算下来并不贵。口味地道。以后就这家了。
后来经常和老婆吃放就去那家,每次都很开心。老板娘似乎记忆力很好,其实我们也就是一年去个一两次,但如果我们去间隔的时间太长了他会说。“今年好长时间没来了哦”,一来二去,也慢慢的熟了,知道他们店里是请的一个四川小伙的厨师,还有小服务员。有时候去没顾客时四川小伙还在和服务员打闹嬉戏。如果和朋友一起去沙市,也推荐他们一起去那里吃饭,大都很满意。在我看来,一切如常,直到有一天,和一位朋友再到那里去吃饭时,朋友吃着闲聊时说到,不知道这家餐馆明年还在不在。你看这正是饭点了吃饭的人并不多。生意并不好,他一提醒,我一看果然如此。心里不由得担心起来。真怕哪天这个店子不在了,后来又去沙市,大约是半年后吧,去,还在!又过了半年,再去,果然不在了。不得不佩服朋友的观察力。当然他做生意也比我成功多了,在我们这小地方真正的白手起家几年内就有车有房了。
  再后来,和老婆去沙市去别的餐馆里吃了几次,都不大如意,当然我们这穷人也只能找一些消费低的小餐馆,再后来,干脆就在江汉南路吃盒饭吧,一个胖婆婆的车推盒饭价格到地道。味道也可以。当然,再后来随着生意的慢慢缩水。去沙市也少了。
前年去驾校学车,学校承包的食堂6元一个人,本来对他们的不报多大希望,但一吃之下味道还不错,值得点赞。就是不知道现在还是不是那原班人马承包的。
  有次外出做事做到很晚,回来了也没什么剩饭,自己又懒。就去本地比较有名的一家餐馆吃点吧,现在那家餐馆生意好的不得了,每天晚上各种牌照的小车把院子里塞的满满的。当然都不是本地的,现在反腐,大家都懂的。照例来了份麻辣牛肉,有点硬。结账的时候说了牛肉有点硬,服务员不客气的说多少局长什么的都是这样吃的,一直都是这样的。你会吃吗?哎,打脸了,人穷志短。回想有次在沙市无名餐馆里吃麻辣牛肉,结账时老板娘问吃的怎么样?我说牛肉有点硬。老板娘抱歉的一笑说,今天的牛肉没有卤。
  终究,无名餐馆是不存在了,我有时候也心里帮忙瞎分析分析下无名餐馆为什么会不在,我想一则它的用料地道收费不高利润不高是个原因,再则它店子里又做了稍稍装修让一般的“短衣帮”认为收费高而望而却步吧。哎!不瞎猜测了。
  现在我店子里一直很忙,我也不知道忙些什么,就是不挣钱,有时候觉得连老婆的工资都发不起。前几天有个开餐馆的表弟来我这修东西,看我这么忙说你这么忙应该挣钱吧,而且你们搞维修这么活。我说我要是心稍稍偏那么一点点收入确实可以提高1/3,但我不愿意,钱够花就行,他说我们还不是一样,但我做不了。
  有名餐馆有有名餐馆的难处,宣传。拉关系,人员工资,件件饶头,但都是饮食之外。也许,有名不如无名,无名终究无名。愿每一个有责任讲良心的无名餐馆老板都开心快乐。
 

  官兵匪
  这个还是不敢写,只觉得现在包括前3,4年开始做生意的,做老实生意的都赶上好时候了。人人心里都有杆秤,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只望习总书记的反腐来的更猛烈、更深入些吧。
 

   烟酒茶
      
  “松滋人,礼性大,毛把烟,沙罐茶,进门就把椅子拿,一口一个多谢搭........”。这个老歌谣在我们松滋传唱了好多年,讲的就是我们松滋人讲礼节。在松滋,自然不离烟酒茶。
  我父亲不抽烟,不喝酒,茶也没什么特别的爱好。也许人在一定的年龄段总有一些逆反心理作祟。年少读高中时虽然成绩不怎么好,但似乎也是班上物理什么的有特长的学生,总有学生派烟我抽,终究,烟是学不会。一根香烟抽下来恶心半天。可能人的生理结构真的是有差异吧。当然,现在年轻人大都不抽烟,我觉得很好。
  第一次喝酒,大约也是高中时节吧。记得一天放月假在家,晚上。隔壁的邻居伯伯说有好菜,邀请我去他家吃饭,百无聊赖,叫我陪他喝酒。当时村子里虽然不像现在这么空巢,但他的儿女们都在镇上做生意,有时候也少人陪。喝就喝吧,生于白云边的故乡,农村的土烧酒也不差。一两的亮玻璃杯喝了四杯,我也不会说话,伯伯估计也刚刚好,再怕我小年轻喝醉父母怪罪面上不好看也没劝再喝。喝完回家倒头就睡,一觉到天明,无任何不适。很好,我自己也惊奇,哈哈,原来我还是能喝点酒的。
  再后来,踏入社会,基本很少喝酒。但对酒似乎还是有那么点情缘。在广东打工时,和当地一起打工的阿杰及他的几个朋友宵夜。喝了多少啤酒年代久远记不清楚了,只知道阿杰回来就吐了,当时我很诧异,啤酒这玩意也能醉人???打工回来的第一年正月去看学艺的恩师,那年人去的很齐整,师父也高兴。记得6个人喝了8瓶酒。主要是我们带去的酒和师父自己泡的药酒。当时两个酒量小的师弟当时就喝到饭桌下面去了。我也醉了,但视乎是较轻。当时体重也是最重的时候。现在看来真是神一样的存在啊。
  再后来,回家开店。酒也喝的不多。遇到朋友了偶尔喝一点,醉的时候也不多,当然也有喝醉了扶着楼梯走的经历。喝酒大多还是松滋的烧酒居多,再后来,结婚了,当然结婚那次醉的不清,据说陪郎的全桌人都下桌了(当时是一人两杯一次性杯子的底子,都够呛),只有我一人还端着碗儿把饭往嘴里扒啊扒,但又吃不进。看了恨不得把我的碗夺了。当然后来下桌后吐的也不是一通两通了。
  老婆的舅舅也是酿酒的,师承于白云边。据说当时在白云边是车间里管放酒的副管,由于有一次正管不在,而放酒的时间又到了(放酒是个酿酒工业中最重要的技术活)。他就叫工人放酒了。正管回来了不知道是面子上过不去还是别的原因,就和舅舅闹翻了,舅舅也一气之下离开了白云边。回家开了个酿酒小坊。当然这是很久远的事情了。和老婆结婚了。一般家里打酒当然是舅舅的酒了,舅舅的酒很好,就是入口的时候有一点点糊气,但随即醇厚,喝多了也不会觉得口干,更不会头疼。他们附近村子里的都是找他打的酒。有次没事跟舅舅说,您要是能把酒入口的这点糊气除了这酒绝对是名酒啦。舅舅说要除掉糊气大约搞设备最低30多W。舅妈长年生病,表弟刚刚读完大学没两年现在又要结婚,短时间我看也难了。
  人生已到小中年,虽然酒喝的不多但也喝的不少。平时一人在家很少喝酒,但有时候到了冬天,晚上偶尔也喝点酒御寒。当然一般喝舅舅的烧酒,有时候喝个一两两,很是惬意。喝完后我要么去QQ群里去吹吹牛,要么写写日志。似乎我QQ空间里很多日志都是酒后写的,当然有时也就直接呼呼大睡了。和朋友去沙市。一般首选小瓶的红星二锅头,一人一瓶刚刚好。有时候朋友酒量大,2人喝3瓶,他多分一点,也很好。有时候也喝喝小瓶劲酒。都很美。
  醉酒不少,但大多呕吐,睡觉。说很严重的失态似乎不多,也许是我记不清了吧。在一个年龄段我曾今固执的认为,那些酒后失德之人本身也就是无德之人。当然随着阅历的增长,这一观念似乎有所动摇。
  终于,在去年腊月28参加完我们中学的20年同班同学会后,我决定不喝白酒了。
  我想这应该不是一时冲动的决定,而是长期默化的结果。记得很久前有次妈妈就跟我说,xx(村里的长辈)笑你吃饭也就知道喝个闷酒,别人也不请,话也不会说。我很愕然,酒桌上的礼仪我确实不知道,因为父亲不喝酒,家里也很少人喝酒。上了真正的酒桌,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说。再后来有一次在一顾客家修电器,本来就很晚了。顾客留我吃饭喝酒,喝就喝吧,一次性杯子(大约3两)一杯下肚。问我还喝吗?我说不喝了,那顾客家里父母子三人又都自酌自饮了一杯。要知道那都是我们农村的土烧酒啊,大约50多度。刚好还是我老婆舅舅的酒,我瞬间觉得我那点酒量真的是弱爆了,到哪里都不应该端杯子。去年在河南打工的发小回来了在我这玩,他20多岁时也是能喝一斤的主。说河南人住穿吃什么的都不大讲究,但就是结账时要喝酒(他在那边包点小工程),喝也一般是好酒。他开始不和他们喝酒就不好结账,后来搞乖了和他们喝吧又喝不过,最后只要他们老板一喊吃饭,他大多去药店买两只解酒药,或者去医院开两只葡萄糖。喝了再去。第2天舒服一点。哎,这叫什么事啊!而我在参加同学会时,同学们都彼此熟悉并没有扯酒,喝的是10几年的白云边,价格应该也不低,但入口却有一阵熟悉的糊气。虽然微微淡点。酒也喝的不多,按想应该没问题的,中午喝完酒后并无不适。去同行那里办了点事情。晚上在一起并没有喝酒,就喝了两杯果汁。就觉得头疼的厉害,恶心。去吐又吐不出来。直到后来乘同学的车回来跑了一大段颠簸的烂路后,终于吐出来了。心想,这个档次的白云边,也不过如此。喝了竟然会头疼。真不比农村的烧酒。同时也觉得自己真的老了,白酒。真不该喝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对自己要求严格的缘故,有时候出点问题了总会在内心检讨自己,后来分析,可能一个是酒本来后劲大,再者我回来后一直在那个厅里呆着,而那个厅里一直有同学们在打牌,抽烟的很多,空气并不好。而我是平时闻着烟味就不舒服的人。那天酒喝多了却并没有察觉到。总之,我是不适合酒桌的人。
  回想喝过的酒中,印象最深的是一位长途司机家的酒。那也是一次上门维修后,当然也是晚上。司机说有好酒,就是茅台镇的烧酒,跑长途后在那里带回来的。味道很好,还特意请了一个人前来作陪。喝一小口,感觉清洌,甘甜。没有我舅舅家酒的那种糊气。也不知道喝了多少,不知不觉就醉了。车怎么骑回来的都忘记了,洗澡什么的必备仪式还是做了,倒头就睡,一觉到天明,第二天一看钱包看他给了多少维修费呢?(去的时候带的多少钱还记得,回来看涨了多少就推算出来了)再想想确实喝酒时老板有问我维修费和收钱的情况。但不知不觉就醉了。真是好酒啊。我这穷人一直没有喝过茅台,但我想茅台也大抵如此吧。酒,可能主要的还是产地、水源重要。至于同产地的品牌酒和烧酒,也许就隔了那层皮而已!但贵贱立显。
  我想真正老百姓喝的多的,还是本乡的烧酒。
  茶我喝的不多,似乎没这个闲心情和时间。让我印象较深的是打工的时候,那时候潮汕地区一直都是喝功夫茶,4个小杯子慢悠悠的斟着。我当时在一家厂里帮他们装监控,在梯子上爬来爬去,喝功夫茶的厂长老板说,“小弟啊,莫急,吃杯茶吧”。一小杯茶端上来,初喝觉的有点苦,放下杯子继续干活。感觉喉头有点回甘透过来,甜丝丝的。我知道那是好茶。后来年龄大了,我觉得我们松滋的沙罐茶应该和那种茶有异曲同工之妙的,可惜现在沙罐茶也很少了。没有人有那个时间慢慢的去熬了。
      希望以后有时间能喝喝茶。


 生意 人

  
  我不会做生意,也不会做人。无法!
  开店快15年了,现在也基本稳定。我从来不承认自己是个生意人,只是承认自己是个手工劳动者。
  刚开始开店那会儿,也卖过一些电器,但大都卖的很便宜,但生意并不好,便宜到有人跑来问我。我在你这里买的什么和什么怎么和同村的在别人那里买的隔那么多钱啊,你卖的是假的吧。我无言以对。高清纯平CRT刚开始兴起的时候别的商家大量进货我不愿意进。亲戚有的找我买我都告诉他们没必要,多出几百到一千元划不来,你买回去了没电脑接是浪费而且这种将来可能故障率更高。搞的自己亲戚还是找别人买了高清纯平。(当然现在报废最快最多的也是这种)卖水泵别人问我吸程多少米,我说最多吸程垂直11米别人跑去找那号称吸程2、30米的买了。总之,我不会做生意,干脆就维修算了吧!
  现在经常看QQ什么的,网上一张嘴就是要做生意先做人,做人成功了,生意就成功了。我也不会做人。
  修东西,比较不喜欢的是给什么单位,为什么,手续复杂,又要发票啊什么的又要找这个签字那个签字,而我不管给谁修东西,价格都不会多收,这样给单位的修东西结账一转跑来就觉得划不来。再者不喜欢给那些有钱人修东西,动不动你正修着东西一个电话打来你快来,我什么什么坏了你来给我搞下。对不起,我店子里很忙你钱再多我也不会多收你的,您该弄来还是弄来吧。给一般的老百姓修东西吧,看见了一些大爹大妈有的家庭困难,该收40的收30吧,该收10元的收8元吧。我老婆经常说,你悲天悯人照顾人家少收了人家有时候知都不知道,修电器又不是像卖货。何必呢?
  技术好态度差似乎现在是人家对我的公认。其实有时候我何尝不想态度好点,但当你忙的团团转的时候还有一些蛮横的人拿着并不值得维修的商品非要你中断现在的维修帮他维修的时候,当你帮别人修一件东西本身就只收了成本价还有人指责你赚了他多少钱的时候,当你正抽出一点时间在电脑上买点东西或者处理一件事情而客户指责你尽知道玩电脑而不去给他搞免费服务的时候。态度要很好,还是要很高的修为的。
  在这个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社会里,我经常在想,人到底应该追求什么,是默默的为人民服务,不为人知。还是以钱为尊,挣多多的银子。在这个物质社会,有钱自然有人羡慕,捧场。其实,谁也想多多的银子,但我没那个能力,我不会欺诈,不会结交权贵拍马奉承,我只爱电子、软件。我还是做第一种人吧。
  今天给长辈拜年,有个长辈对我儿子说,好好读书,将来考个名牌大学。到时候跳出农门。我赶紧对儿子说。儿子啊,读书尽力就行。我只望你到时候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就好。在哪里工作都不重要。长辈赶紧纠正说,哎!不能这么说,你看毛主席要是就窝在韶山冲里就一辈子是个教书匠,你看他走出了韶山就解放了全中国。我在心里说,就怕跟毛主席一样身居高位知识体系却不全面。毛主席在我心里也就是个政治家和军事家而已。他发动的文化大革命耽误了中国多少年,让中国的传统文化传承受到了多大的影响。现在的一些做企业的,做生意的。都说是学习毛主席思想,有利润就上,没利润就闪,一天到晚就知道宣传宣传,从来自己不做底层的核心的东西,这难道不是毛主席思想的流毒吗?而且这套战略确实管用,多少踏实做实事的企业都被专业会宣传的整死了。
  傻人还是要有人做的。
  扯远了,睡觉!


感觉本站内容不错,读后有收获? 我要捐助作者 让他以后出更多好东东
来说两句吧